Weibo:花君丨Tieba:花君丷


天空 云朵
夏日 昼夜

杭州。

南国有佳人·慕白篇

风花雪月谁人不会?

烟花之地谁未走过?

醉不亦胭脂香,只醉那如初少女心。

纵使指尖下的万般柔情,

莞尔,拂袖而去。

有人道:停留

笑而不语

轻叹:又为谁停留?


“容夏哥哥,我们这是去哪?”

“去见一个友人,南国又一位佳人。”

南国,怜花湖心间。一只小船缓缓在湖上前行。两个身影立于船头。一袭白衣折扇;一身青袍配白玉佩。目光所看同一处。

幽幽竹屋,定于林间,炊烟袅袅。好一个世外桃源。

南国 怜花湖畔 林间竹屋 卷开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...

南国有佳人·清明祭

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。

借问酒家何处有?牧童遥指杏花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杜牧

又是一年清明时。本酝酿了很久感伤气氛却生生被传入耳中的清脆笑声扼杀了。扭头朝声音来源处瞧了眼,随之深深地叹了一口气。果然是自作孽不可活啊……

容夏的怨念太深,以至于这声叹息引来了好友的回头注释。且眼神各一- -

“诶呀,夏夏你病了呀?”徐...

走过三生路,终老恶人谷

这是离谷以来最久的一次了。

 

一年前

“师父,弟子想出谷。”

“为何?”

“寻着师兄走过的路,走一遍,走下去!”

“徒儿可还记得师父曾经与你说过的话。”

“学医之人,应怀好生之德,常有济人之心......”
-

“老人家这药记得按时服用数日便可痊愈、”

“咳咳,多谢姑娘。”

一年间,寻着师兄的足迹走过很多地方。一路走来,一路行医。终是不负师父谨训。
再往前便是师兄的最后一站——恶人谷。

走到这里,心里反而暗暗松了一口气。转身回顾着一路走来的路,在看这前方的路。
师兄,是否与我一样充满疑问:

何为善恶?世间善恶又凭什么而定?

行走于江湖的这一年间,结识了许多江湖人...

雨打窗前

窗外飘起了小雨,雨点打在紧闭着窗户上,传出细碎的声音。


“吱——”


窗户被推开了。三年来,每轮圆月。屋舍的主人都会这样推开窗户。煮杯清酒,眼睛寻着明月,半倚窗边独自小饮。


屋舍的主人是带着神秘色彩的人,没有人知道他是谁,也没有人知道他从什么地方来。只知道,三年前这里住进了一位面貌姣好的男子。


每一年,每一个月圆时分。都这是这番景象。好似在等什么人一般。
-
“看来,这次又与你错过了呢.......呵。”
-
最后,连喃喃自语也如同往昔一般。


南国有佳人·御医与神算

 那年容夏与徐苒相遇的地点着实称不上多好。


 华灯初上,今夜的苏州城倒也是热闹非凡。农历七月七,民间七巧节,俊男俏女觅得佳偶良配的好机会。远远望去,皆是手持花灯的男男女女。


 在这样的氛围里。却有两个人生生的煞风景。


 某个有名花楼中,只见一个白衣男子与一个青衫男子两人大打出手。楼中已然一片废墟。围观的人中,却没人敢上前阻止。没有人想惹上这两个京城头号祸害之一。


【容夏】:花前月下,最适合谈情说爱。道长何必夺在下心爱之物呢。


【徐苒】:公子,不巧。这也正是鄙人喜爱的。


……


【容夏】:我要那女子的头饰,方帕归你。如何?

【徐苒】:成交!...

南国有佳人·花神祭

 暮冬,正是梅花开的最盛的时候。南国的一处村落,便是被梅花包裹着世外桃源。每年这个季节都会有很多文人雅士前来观梅。容夏一行人自然也不例外。梅的种类偏多,花色中玉蝶与朱砂梅算得上梅中上品。说道梅,倒让人想起一段往事来。


 也是这个时候,梅花开的最盛的季节。漫山遍野的白色,一辆马车驶过,留下长长的车轮印记。


 自那个人不在了,夜爵遍不曾下过山了。


 今日是花神祭,本不愿参加,可终究抵不过脑中响起的那个声音.....


 -夜爵,明年的花神祭你会参加吗?


 -不会。

© 花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